07 November 2013

在伊斯坦堡吃了天掉下来的馅饼(中)



        早上5点的阿塔蒂尔克机场热闹非常,光是排队等待行李检验的客人已经是一条折了好几段的长龙,大家披头散发睡眼惺忪地耐心等候并期许候机室内的空椅子尚未完全被占领。好不容易进到了免税店那一区,看到第一个询问处便问:

     “请问要参加“费观光伊斯坦堡市”的该去哪儿等候?”

值班的工人只顾玩手机头也懒得抬地往前指,我为了节省体能不跟他计较地顺指示方向前进,直到第二个咨询柜台出现后马上求证,果然,讯息错误“地点不对”,参加免费观光团的必须先“入境”再去“星巴克旁边”的土航柜台登记。我叹了一口抱怨“又不早说,害我走了那么多冤枉路”的气后,便老实地照着指示行事。先“办签证再出境”地来到了星巴克旁边的柜台,望着柜台后的红制服大哥说:“请问要参加“费观光伊斯坦堡市”的是不是在这里等候?”同时用哀怨的眼神传达“我已经办入境了千万别说不”的讯息。他合上了我的护照和登记证,简短地宣布:   

       “你(登记的时间这么长)可以参加9个小时的免费观光,九点钟,在星巴克集合。护照机票我暂时保留。”

疲惫的身躯似乎影响了我的“欢呼”神经,只顾为临时休息站张罗,毕竟距离出发还有足足的2个小时120分钟,能为身体充几格电也不错,我不客气地选了排空椅子,调好闹钟,一号背包(注1)当枕头,大行李箱踮脚,脸上围巾一盖就倒头入睡。

855分,刚才还冷清的咖啡馆,现已经站满了四五十迫不及待等着认识伊斯坦堡的人。红衣制服大哥开始还护照、发挂牌,领大家走去机场。一辆露天双层蓝巴士内附一名导游已在候命。看到了巴士,心里就踏实多了。

 一切都是得的!”当马尔马渔夫、慢跑的人、游船开始向后移动时,我忘却了只睡了三个小时的事实不禁地说。司机熟练德摆动着方向盘,坐他旁边高瘦得有点儿驼背的导游欷欷嗉嗉地介绍沿途风景,嘴唇贴近麦克风小声说话,果然具有让英语变成外星语的功能,此刻,影响不大,心里惦记的还是上车前土航红制服大哥说得“先去吃早餐。”这句实在话。

1 一号背包既是最要紧的背包,几十公斤的行李,说穿了最重要不可少的不过是护照和钱包两样东西,其他的(行李)不就是“自由”和“权力”的副制品。可以用“护照”和“钱”制造回来,难度不高。一号背包可万万不能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