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April 2013

上学记

“如果这些沙子都是黄金的话。该多好啊。”
  右手不停来回地在一安的头上拨着,试着把沙子赶出头发边幻想着,同时嘴里冒出来的是   
  “今天的课上得怎么样啊?” 
  这“拨头发赶沙子”的动作是自他去上了学后,回来时的亲子活动。
    “在学校做了些什么东西”
  试图(其实已经是多次尝试仍不放弃)地打听儿子在狭小的教室里是如何和其它253岁的小朋友一起度过4个小时的。
    “我和阿尔保罗玩。”   
  他以极简的7个字交待我的问题,
    “那么大头呢?”
  我尝试展开话题,同时不忘替儿子的朋友取外号,他似乎知道我说谁,回说:
    “也跟海朵玩儿。”
  待我还来不及往下问追问,他已经跑到厨房要食物去了。
    “你可以给我一个糖果吗?”
  看来他明显已经有了自己的食物喜恶排行榜。我给了他一块小饼干后,快马加鞭地把饭做完。

(时间过了一个小时,午饭也吃饱了)

    看了看墙上地钟,“210分”,距回去学校的时间只有45分,要是睡午觉,不长不短得叫人难堪。可是不睡午觉的孩子,定会以惊人的速度来消耗大人的容忍度。为了防止此情况的发生,还是选择折中的“躺在床上不睡”的活动,当母子(虽说大部分的时间可以把子字去掉)无聊得快睡下去时,又到了3点差5分的紧张时刻。赶紧更衣穿鞋,骑着自行车把他送去。
    然后回家休息片刻,喝杯咖啡,又得匆忙地去学校接人,(接他放学。再把他带到活动中心去上武术课,接着又是令人尴尬的一小时空档,待练完武,)终于把他接回去(今天)不再去学校,已经来回八趟了(儿子四趟)。
    忙碌的一天下来,不到晚上9点,一个还没来得及说故事,另一个没来得及听故事,就一来一往地呼呼起来,仿佛以另外一种形式叙述着“上学的日子好忙碌啊。”

***西班牙的孩子们,三岁开始就要上正规学校,从三岁到五岁,上的是幼童班。上课的时间是从9301255,然后再从15001630。中午没有回家吃饭的孩子可以选择留在学校的餐厅里用餐,小学里的食堂里只负责供应统一午餐,没买汽水零食,以挨饿来挑战挑食,最终换来的是“进食记录簿”上多了个“吃得不好”的记录。


孩子带去学校的“饮料”。“这么小瓶够喝吗?”我怀疑地问,经过多次尝试“偷运”水壶去教室被拒后,得到了西班牙学生没有水壶的事实。学校放置了几台饮水机,渴了嘴巴对着小喷泉,按一下接水。“这样够吗?”你可能也会问。
虽说西班牙的学生,如果上的是公立学校,是不用穿校服的(呵,刚好跟马来西亚的相反)但是,在幼童班,还是制定了“不能穿有鞋带”的鞋子上学,“外套要写名字(不然会搞乱)。”“手套围巾不用带(以免遗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