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October 2011

检票员的包



       我之所以喜逛博物的原因是,它就像一个浓缩的罐标签上写着:《人制造的物件》,制造日期《七八十万年前》参候,嘟嘟嚷嚷地
                “哦,原来他那个村是流行个的。”
                “哦,原来他是用个吃的。”
                “咿,我家怎么不用个来喝水呢?”
                “哇,这样的鞋子超炫的。

       这次在马德里城市博物馆看到的是马德里上个世纪初交通工具的“周边物件”,检票员的衣服帽子啦公共汽车票啦、车灯什么的。那(人类赚钱的念头和消费风气还没有崛起的)时代,除了讲究美观外,很讲究物件的品质,秉持着“可以用到死”的目标设计。光是检票员的包就让我看了好久,铜扣的镶嵌和一针一线精细的功力,足以和LV包的师傅论高地。

6 comments:

女飞侠 said...

我逛最多博物馆是在大学时期,要交功课。

但是,每次进博物馆都怕怕,有时走到某个部分,有点像害怕,冰冰冷冷......很 geli 下!

Ho Wai Fong said...

女飞侠,不是你的问题,是马来西亚博物馆真的很恐怖,(以前的)国家历史博物馆里的动物标本好像一群霎时灵魂被吸走的动物,槟城博物馆里穿着民族服饰的木那公仔,好像华人祭祖用的纸扎娃娃。旧时代的陈列方式和先民用过的物件碰在一起很难不让人害怕,当博物馆还没改善的当儿,呵,就当自己买错鬼屋的票好了。

YS said...

画得好好喔~
看到那个包突然想起以前在马来西亚坐bus的时候售票员的那个包!
不知道现在坐bus还需要人手买票么?
好怀念..

Ho Wai Fong said...

YS, 现在坐巴士是在上车的时候跟司机买票,看你坐的是哪家公司的巴士,有些巴士公司车票的款式还是和以前的一样哦。呵,很久没有回来坐巴士了吧。

YS said...

对也。每次回去其实除了长途巴士去KL以外,平时那些比较小的bus都比较少坐也。
每次回到去妈妈都把我当受保护动物(大概怕我不习惯),朋友也会用车子去家里接我,所以其实没什么坐到普通的bus...但是来澳洲以前已经慢慢换成一上bus就有电动的那种售票机了~~

Ho Wai Fong said...

我也是,这次回家没有坐到巴士,在吉隆坡坐巴士要很有耐力才行,耐挤,耐等待,耐不通风,耐堵车,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