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September 2011

最昂贵的果酱

        芬兰访客留了一颗人造雪球在我家以外,还留了一些“酱”的东西。一罐沾肉用的果酱(Karpalohyytelö),一罐“野草莓”果酱Lakkahillo,和一条芥末酱。哦,想必在外面飘雪,开着热哄哄的暖气室内吃驯鹿排沾浆果酱即可开动对夏日气爽的森林果园幻想吧。沾肉的果酱还搁着在橱柜里没开。叫我忍不住要尝试的是这稀有品种果酱。一扭开果酱一嗅,是一阵花儿般的清香,漂浮在深橘色果酱里的是一颗颗大种子。吃入口的野果酱,先是酸酸甜甜的滋味,再来牙齿就要开始蠕动,咀嚼种子,有趣的像喝珍珠奶茶一样,边喝边咀。

        尝完了果酱,马上拿起笔来在记事本里用力地写着:下次,去芬兰玩儿,会记得多带几罐Lakkahillo果酱回来。并在旁边画了一个果酱罐。

1 comment:

Chree Yee said...

我最喜歡芬蘭制的果醬了,還有一種puolukkahillo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