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rch 2011

赫尔辛基冬天不黑


是这趟旅行里看到最多的东西,在各商店的门口,都摆放着一盏点着真蜡烛的手提灯,森林里的屋外,也是一盏盏像蜡烛是灯泡的手提灯,周围虽然很寒冷,只要看了灯就温暖起来,手提灯真得起了温馨的作用。

在黑漆漆的空间里移动是我到访芬兰的其中一个目的,带着芬兰加冬天加晚上等于深黑色,和芬兰加冬天加白天也等于深黑色的 印象来到赫尔辛基。

“外面几度?”

是我拥抱Tytti吐出来的一句话,她眨了眨湖绿色的大眼体贴地说:

“零下23度,没关系,车子停得离这儿有点儿距离,我先把车子弄暖,再开过来。”

待我们把行李推到自动大门地时,她指了指大门旁边的一角,示意就在那儿等。

“不用不用”

我忙着说,身上正因为三条裤子和三件毛衣加一件大外套而流汗。到想看看我这身打扮和零下23度的对战。离开机场的自动门前,还是谨慎地把连在外套的帽子套在头上,当然,没有把那双超大的黑手套戴上。一出大门,先是对着一片雪地楞了30秒,接着就开始忙在雪地上印脚印,一连踏了好几个因雪的厚度与密度不同版本的脚印后,还是忍不住地叫了起来:

“哇!”

的一声,接着脑子又是10秒中的空白,嘴巴里同时吐出了声音和白色的气体。接着又是开始试吐大小长度不同的“白气”,同时,想象着如果前面坐了一排背对着我的人,当中有一个人在叹气,也能猜到到底是那个家伙在沮丧,呵。再接着是一连串快动作地把行李塞入行李箱,把身子挤入车子内,再把安全带系上,把车子里的暖气开大。这一系列的动作,是在没有声音的环境中进行,被大雪覆盖了的大地,安静得出奇,好像除了我们就没有其他生物似的。这时候,才想起刚才和我们一起乘坐飞机的乘客,都去了哪里?方向盘的电子钟正显者绿色的2355。车外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雪花,变成了镜子,反射着几盏微弱的照明,大地却亮得诡异。

路上,我是热着屁股(注1),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一程车像在看没有人物的童话世界,沿途是小木屋,圣诞树,雪花,手提灯不同的组合的消失与再现。

  因为天气过于寒冷,芬兰的汽车坐位上有发热的功能。

3 comments:

newul said...

阿歪大大最近很忙吗?一直不见更新的说 ╮(╯▽╰)╭

Ho Wai Fong said...

什么是阿歪大大?呵。不好意思,请再等一个星期吧。闭关中呢。

newul said...

“大大”的意思就是比较厉害的人、高手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