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March 2011

赫尔辛基*公共桑拿浴*(2/3)

Koriharjun saunat‭ ‬二楼的女性专用桑拿浴室平面图。(凭记忆画出来的)


//我和Tytti附了钱后,便走上二楼,推开木,看到的是一排排的木椅橱(就是既可以充当椅子,靠背的部分又可以作置物柜用)又是一个北欧设计的活例子,还来不及抚摸研究,目光就被左边烈的发光体吸过去,那是一位裸着身体胖胖的,正在涂口红的红短头发妈妈,旁边坐的是正在认真用力写作业的小女孩。(呵,我想芬兰人不会特意描述裸着身体 这个场景,这种形容词对他们来说,就像写穿着衣服去看电影一样多余。)我们走过了正坐着母女俩的圆桌,遇见了室内第二个人,一位闭目裸着身体靠在椅背休息的中年女士。
//// “我们就放这儿吧。
//Tytti说着便把木椅橱上的钥匙当手把,打开了又长又深的置物柜,深褐色的原木置物柜宽不到20公分,却很深(再次的重复,不是因为我健忘或没有其他的形容词,是因为我被欺骗了。) 一般上,我们都可以从的大小来估计柜子的长和宽,对吧,而这个柜子的深度比还要长1.5倍,设计的人果然是大师,活用了空间,这样小小的更衣室可寄放很多人的东西。Tytti先把毛巾和沐浴乳拿出,接着边脱衣服,边一件件整齐地把衣服叠入柜子里,我也学着她一样,先把毛巾拿出后,开始剥洋葱地脱,再一件件地塞直到把袜子放入为止才告结束。
//// “走吧。”
//Tytti围着毛巾说。这样,我们就推开了另一道。这是一个空空的空间,除了一张长石灰?砖头?(反正不是塑胶木头)椅子外,沿着墙壁挂放的是一个个莲蓬头,还有一大瓶公共用的洗发沐浴乳混合物。进入桑拿前,得先淋浴, 这一个步骤是快速进行,目的是把身体和头弄湿,还有把身体洗干净,不这样做,恐怕会蒸得冒烟,还有另人难受(注1)。
注1,典故出自于一位女德国朋友的男女桑拿浴的经验。话说,她在“蒸”桑拿浴的时候,隔壁就坐了一个大汉,你知道德国人是很自然的,倒不是怕人看,而是身旁这位大兄的壮举,他正当汗流浃背时,举手擦擦额头的汗水,再用力挥一挥,这一洒,可不得了,那些汗水都跑到我那个朋友的脸上了。那些汗水的威力和有没有洗澡成正比。

3 comments:

wahlau said...

我第一次桑拿也是在Helsinki。当然只是在旅店里,而不是像你去的那种公共桑拿。但又过了真正桑拿的经验后(以前在马来西亚的那些全都不算数了),我就觉得好像上瘾了。。。

所以每回去的时候都学“自然",慢慢地也就不理男女老少肥瘦高矮,只要做/躺下后关上眼睛就可以慢慢享受“蒸”的美感。:-)

Ho Wai Fong said...

walau, 旅店里的也算公共桑拿吧,反正你不是一个人,呵,趟下不会召白眼吗?占那么多位。男人的桑拿一定充满了男人味,记得一位女德国朋友说过男女桑拿浴的经验,心得是“以后也不去了。”你知道德国人也是很自然的,倒不是怕别人看,而是坐在身旁的大兄,汗流浃背的当儿,举手擦擦额头的汗水,再用力挥洒,这一洒,可不得了,我那个朋友的脸上,顿时多了很多大汉的汗水。

wahlau said...

你说的也是-只要是谁都可以近来的都算是公共吧。你那朋友的经历我倒没有看过。一般用桑拿的人都挺自觉的,不会影响别人享受蒸的乐趣(除了有些喜欢大声地在公共桑拿里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