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November 2010

阿姆斯特丹,我...我回来了!(四)



        事的我,在荷行走,是种享受!这是一个什么西都“国度。像上面的,除了八月外都是灰色的天空加上厚厚的云足以把人得意志失沉,走向犹豫或自之路。我就是受天气的迫而离开的,出生在几乎每天都是和日来西,即使下雨,也是干脆痛快的一,哪像荷,一毛毛雨可以你下个七八早上起床,(鼓起勇气假装)希望的打开窗,又是那场昨天的延续,有候,要加上速60公里的狂才罢休。有第二得勇敢的荷人,依旧可以若无其事起床洗澡,早后,机械性地穿上雨衣,一手撑(是的,速的雨天,非雨衣加把不可),一手扶着自行把上路,手指不时还要按,警告糊涂在自行车道行走的路人,感冒手指负责擤鼻涕的侗动作

        我也努力地入随俗飙凤下雨时骑车,而且身子尽量地往前倾,以这样会快一点儿到达目的地,这样踩了1个小时的车,还不算什么, 到了目的地,温暖的教室里,鞋子湿了不在话说袜子也湿了,寒气不断地从里头冒出,要安抚着发抖地身体同时,还要忙着把围巾扭干这才要命的。

        此,我研究了荷女人的衣着。不断被雨水刷洗的型会是怎么?鞋子除了雨靴,可以穿了抵大自然的侵略,戴印着某商店广告的塑胶,或干脆鞋子外也套上一个塑胶成一套的装扮,是常到的。得!要冒下雨的女士,化装品的防水功能一定要超,不然,到了目的地,就成了大花。所以,要不是,计让生活有点儿情趣的,要当荷人可不容易。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