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October 2010

阿姆斯特丹,我回....回来了!(一)



从身穿浅制服,身材高壮有年的金空姐手上接袋面包。把包装打开就到了那十年前的怪味(注1),看了看印在透明塑胶上的黑体字,没,就是个“Chicken Curry(虽说翻译是没错,就是不是我们一般人对咖喱的认知)”。憋了憋气,咬了一口,感也和十年前一....吃....死....了。”肚子饿,没,勇敢无奈地再咬一口,是咽不下去,只好把咖面包搁着,拿起另外一个全麦奶酪鸡蛋面包吃,正当大力往下咬时“住嘴!” 传来了命令“,嘴巴是迅速乖乖地关起来了,鼻孔却阻止不住怪咖味的入,看来,那全麦奶酪蛋面包和黑麦咖面包共在透明塑胶里有一段日了(注2),---

注1:十年前,我在阿姆斯特丹当苦学生,有很多个晚餐都是吃着免的怪咖味面包。餐八点半关后,就会把不完的三明治(实际上是四方形的,就是两土司)放在色的上,学生自由拿取。那个故意跑两趟,假装上所,多拿两个当隔天早餐的学生就是我。

注2:味道是会染的。我的性不好,但是个“定律”却迟迟没有忘。那是在斯福路某一条小巷生的惨。也是学生的角色,肚子极饿的我要那皮脆馅饱满,付了10,却来了三个着猪血糕的(味道影响的威力可在离开现场后,继续飘浓浓猪血的味道)都怪那隔壁猪血糕的阿姨,猪血煮得太入味了(附近档口的小吃也“入”了去)又不能和那阿姨去理,只好着那两个半的猪血糕味哀号(半个是不小心被我吞去的)猪血糕味的饼们命运也好不到哪儿去,他落到垃圾桶里。------

klm
地点:荷兰航空的短程飞机
阿歪打分: 3 
面包真的很难吃,而且,整个月份都一样,要是,你整个月份都坐荷航的话,就好知为知咯。如果你是荷兰人的话,或许会不同意。

1 comment:

ah hun said...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猪血糕红豆饼......我之前逛夜市时,看到两个MM吃着猪血糕,我和另一个马来西亚的同伴竟然也去买来吃!!!才咬一口,还没吞进口,就想找垃圾桶了。台北的街上真的很少垃圾桶,我们带着猪血糕,还走了一段路才丢掉。

猪血糕,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