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October 2010

马德里觅食之十一《美食之旅2: La Ardosa酒窖》



  “我们现在就去喝啤酒”

  导游安尼阿在面包店里大家出下一站的目的地,同的几个趁离开前赶紧买几个面包,我跟着大的同时边

  “了四种面包,口水也快被吸干了,在去喝啤酒正是候,这样安排行程果然不,先是吃迷你早餐,再去吃正式的早餐(注1),再来可能就去吃午餐了。”

  酒窖La bodega(注2)离才的面包店不,越路,向前走,再拐个弯就到了。德里市中心因地段、史的不同,被分作好几个小区,星期天中午,中心的小区得格外安静,周末的夜猫子在暖和的棉被里等待肚子饿;而我们这群十来个人,就Gran Via大街附近的malasaña和chueca区忙碌地美食穿梭着。

  “就是儿,我们进去吧!”

  安尼阿推开了一扇挂了帘的猪肝,我一个接一个地入,室内不大,跟一个普通家庭客的大小差不多,我一站,就占了一大半。店里的四面密密麻麻地,找不出空隙来,先是彩,接着是一片玻璃,再来是框的旧啤酒海和照片,最后是好几排各式各的瓶装啤酒,从泛黄的啤酒标签和蒙了一灰的玻璃瓶看来,都是祖辈级的啤酒。阿尼阿指着吧台下面的一个大洞去吧!”哇,原来里另有洞天,大家得恭敬起来,弯下90度腰,小心翼翼地避免被吧台敲到。吧台后面的那个更小,近距离地站着,催化人与人之的陌生感,自然地大家就聊起天来。

  “你是哪儿人?”

  旁的中年女士我,来的大部分都是旅居德里的外国人 。

  “来西,你呢?”

  “德里。”(已五十好几的她,自己生境也不熟悉?)

  “很奇怪是吧?”

  她好像懂我的表情继续地解

  “因我喜美食,所以也来看看。”

  (哦,原来是志同道合的。)这时候,穿着白衣黑上挂着黑蝴蝶的胖服务员在高脚小桌上放了一个色的圆铝盘。上面是八个盛着salmorejo(注3)的小碟子和八个小茶匙。Salmorejo我吃,但是那么稠的可是第一回,了一口,发现上面一粒粒的原来是蒜怪那么的辛辣,但是,蒜和salmorejo的一,又成了唱,辛辣的蒜化解了salmorejo油的感。“来了!来了!”胖服务员喊了两下,把四杯啤酒放在高脚的小桌上后,又“来了!来了!”地去吧台拿啤酒,胖服务员每次移候都要喊“来了!来了!”来他开路。靠在桌旁的人,把桌上的啤酒开,当大家人手一杯啤酒的候,安尼阿说话

  “你急着喝,先欣一下啤酒上面的那泡沫,特密,吧?就是酒窖秘密武器,捷克的啤酒大师还过这颁奖呢。”我啤酒可没有什么特的研究,但是,杯啤酒喝下去的口感真的不一,既不口,

注1:西班牙人一天一般吃五餐,即起床后吃的早餐、工作两个小候,再吃一次早餐、大两点才吃午餐、五六点吃下午茶、十点吃晚餐。


注2:La bodega字典里的翻是酒窖、地下藏室、酒厂、酒店。实际上,La bodega酒吧和小吃店的混合体,除了提供各式的酒精料外,少不了
好吃的伴酒菜。

注3:El Salmorejo是西班牙南安达西Andalucia的特色菜。


La Ardosa

地点: Calle de colón 13, Madrid
地铁: Tribunal

阿歪打分: 8 
这儿的啤酒真的很好喝。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