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May 2010

马德里觅食之五《中餐馆》

这是西式春卷的蘸酱。颜色真的这么红!吃起来甜腻腻的像加了糖的水,再加红粉调色。


//当我知道今天是劳动节候,已了,冰箱里什么都没有,肚子咕地投我的糊涂。没叫公共假期落在个星期六。家斜面的中餐的招牌亮着,忘了叫什么名字,反正一年内就了好几次名。我事先准心情,把食物的要求到最底,才勇敢的踏入餐。柜台前立刻站起一个披着逾期修剪的头发,目瞪口呆的等着我开口。我想他开以来,我可能是他第一个客。“外”我的打断了他那“在运作中”的思。霎张皱巴巴的广告传单摊在吧台前。广告并不陌生,是好几次从里拔出再到垃圾桶 来同宗兄弟,写的都是西化的“春卷、中国色拉、糖醋排骨、竹笋牛肉、北京烤什么的。”不用看,我已背出我要的食物“一个春卷、一份糖醋排骨和炒豆芽。”些都是厨炒了好几百遍的菜肴,应该不会太差吧,我把话说了出去,偷偷地加了一些期

//半暗着,左有一南美洲夫,喝着芬达橙汁,各自前边摆了一小的“西”。周是七八张铺了暗色桌布的没有放刀叉的方桌,好像半个世都没有被动过,我再次看了看那南美夫证实的存在。在广告的是一张颜眼,黑色低托的“新广告”,我拿起来,瞥了一眼,餐的名字是一的,里都是寿司、味僧堂、生片的不同合,照片拍的极好。把菜放回吧台的玻璃冷柜。看了一个盛着不到十只巴巴的陶碗,保摸包着浅褐色的金枪鱼色非一般红润鲑鱼、一切得跟薄的鲑鱼片,色的子上粘着几只被坏了的小章。冷柜前,站了一个正快速捏饭团的小伙子。

//西班牙中餐多以廉价身,去中餐西,肯定是月底没才做的活。辛勤劳动的厨师们得不到相的工,只能以等价位的水平作回。当廉价得再也撑不下去,就会跟家餐样变身成廉价的日本餐,再次迎。什么候再身?就得看,西班牙人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把送到口里的寿司和我冷柜前的寿司吧想在一起咯。

//位、用心经营发挥美食的传统才是上上之策。

3 comments:

wahlau said...

其实在德国也有一些餐馆已经“本地化“了。我们一般都会刻意的告诉老板给我们按照他们自己也爱吃的口味做。不然的话,我们会吃得莫名其妙。 :)

那你吃了之后评语如何?;)

阿歪 said...

德国很多餐馆是越南人开的吧?口味应该和我们差不多,不会差到哪里吧???至于我那餐外卖,我已经很努力“鬼老”上身地吃,也撑不到一半。要吃真正(要打6折)的中餐要到USERA。下次再详细报道!

ah hun said...

“鬼佬”上身!!!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啊啊啊!!!!